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的余温

卢礼阳博客http://liyang-20.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历史的余温 邮箱 liyang-20@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温州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原址重建最合适  

2015-04-09 18:17: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州读书报二月号(总213期) 头条

 

有感温州“抗敌阵亡将士纪念碑”的重建

 

     中共温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周保罗

 

七十年前的今天,在全国各党派、各阶层、各民族人民与全世界反法西斯同盟国的共同努力下,终于打败了轴心国最后一个成员国——日本帝国主义,迫使其无条件投降。

温州当时虽并非抗战主战场,也非重要交通枢纽与军事要地,但同样遭受日寇三次大规模的入侵。据不完全统计,直接伤亡1万多人,财产损失按1937年7月价值折算为4000多万元;而国民政府在温州地区作战伤亡人数粗略估计达1万人,温州籍参加抗战在外地伤亡也达1万多人,几次战役国民政府在温州参战部队均以师、军、集团军的规模。与此同时,浙南党也宣传发动群众,组织武装,抗御敌寇,作出应有的贡献。

1940年,由第五区(温州专区)抗日自卫总队和第一、第六、第八支队合编成浙江抗日第二纵队,年底改编为暂编三十三师。其成员大部分由温州籍人员组成,而且驻防地基本在浙南、浙西南一带。温州三次沦陷,暂编三十三师(或前身)均参与保境护民战斗,特别是温州第三次沦陷时,与八十八军新二十一师共同参加了莲花芯攻占战,引起轰动,赢得家乡人民的赞叹。这支家乡子弟兵,在整个抗日战争中始终坚持抗敌,牺牲了数千人,它是温州人的骄傲。当时温州地方政府与三十三师准备把这些阵亡战士遗骸集中一地,择址安葬,限于当时经济条件,决定由温州地方政府与三十三师各拨一部分经费,在风景秀丽的松台山最高处建立“陆军暂编三十三师暨地方团队抗敌阵亡将士纪念碑”,权作纪念为保卫温州而牺牲的英烈们,作为后人祭奠的一处场所。由此可见,当时人们对家乡烈士的崇高敬仰。抗战胜利后,三十三师除部分改编外,大部遣散,番号取消,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这座纪念碑在温州人民心中留下了永久的深刻记忆,五十岁以上的人都清晰地记得,在市区西南角松台山最高处的一块山坪上,曾经傲然矗立着一座全市最高的标志性建筑(在温州老照片中也不时可看到它的身影),它傲视着四周,默默地向人们述说着那段刻骨铭心的历史,要人民时刻铭记:和平来之不易,落后就要挨打。只有奋发图强,万众一心,同仇敌忾,才能战胜敌人,赢得和平安宁的生活。

由于历史的原因,随着岁月的流逝,加上纪念碑平时无人保护修缮,日晒雨淋,上世纪六十年代起逐渐坍塌,到了1967年“文革”武斗时,此地被一造反派组织占据,纪念碑的残砖烂瓦也被彻底清理,变成火炮阵地,后人再也无缘结识此碑,包括市区绝大部分有关抗战的纪念碑、亭也荡然无存。这样一场关乎全民族生死存亡、造成数千万人死亡与数千亿美元损失的战争,遗憾的是在我们温州市既找不到一个纪念馆(堂)来记录、纪念与寄存有关抗战的事与物,让人们永远记住那段屈辱的历史,也找不到一个上规模的碑、亭让后人来瞻仰、祭奠先烈与冤死于日寇铁蹄下的亡灵,这给人们留下了多少遗憾、惆怅,每当一些有关抗战纪念日,人们连个祭奠、寄托哀思的场所都没有,这难道不是历史的悲哀吗?!

今年是抗战胜利七十周年,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非常重视此项活动,温州多方有识之士不断奔走,多次呼吁,特别是在沈克成先生等各界人士的努力下,对“陆军暂编三十三师暨地方团队抗敌阵亡将士纪念碑”的恢复重建工作有了实质性的进展,去年12月23日由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牵头召集有关部门联合会议,商定具体方案,提交温州市政府讨论决定。这无疑是历史的一大进步,是对亡灵的祭奠与牺牲者家属的一大安慰,也是对温州人民的一个交代。

在去年12月23日的会议中,对重建问题已无悬念,争论焦点主要在于选址问题上。卢礼阳先生的提案中要求在原址重建,但受到了一些部门代表的反对,理由不外是松台山的规划早已落定,准备打造成一个以宣扬佛教为主的场所,在此山顶重树一碑,既破坏了原定规划,又损害了现在的整体景观,和周边环境不协调,而且场地局促,不利于开展大型纪念活动。对此本人不敢苟同,认为还是原址原建比较适宜,特提出以下几条理由:

一、从政治层面上讲,这个纪念碑在松台山重建是有重大政治意义的。它既是全民族抗战的象征,又代表着八百多万温州人民的意愿,纪念的壮士大都又是温州子弟兵,且是在本地与日寇战斗中牺牲的。纪念碑植根于温州,与温州人民结下了不解之缘,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温州人一提起“抗敌阵亡将士纪念碑”,就联想到松台山制高点那一块山坪,纪念碑已成为松台山的代名词,使人没齿难忘。如温州永强一位九十多岁的抗日老战士,去年临死前唯一愿望就是在松台山重建“抗敌阵亡将士纪念碑”,另外在温州还有五十多位抗战老战士,耄耋之年也非常希望能在此重建纪念碑,让自己当年为民族而战的事迹得到后人的承认,受到人们的尊敬。因此它是与松台山息息相关的,离开了原来的地方,它的影响力与生命力将大打折扣,会与普通纪念碑、亭类似,无法发挥它重大的纪念作用。

二、从统战与教育意义上讲,这个纪念碑在原址的建立,将产生巨大的影响力,特别是对统战工作与对青少年的教育。因为此碑在海内外均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当年一些抗战老兵及其亲属,有些就离散在海外,此碑在原址重建,是对他们毕生夙愿的了结,对他们心灵是一个极大的安慰,也让英烈们的后人有一处实实在在可祭奠亲人的去处,有可能产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对青少年而言,此地处于市中心,既是一个休闲公园,也是一个体育锻炼的绝佳场地,更是一个人们茶余饭后交流时事新闻的传统场所,来来往往人众多,纪念碑的重建,使人们一到此地就联想到当年“温州军民齐上场,同仇敌忾打东洋”的壮观场面,联想到祖辈为了抗御敌寇,不畏强暴、不惜牺牲生命的壮烈情怀,联想到和平的来之不易。

三、从成本与时间上讲,此碑在原址重建,也是首选方案。一方面可以省却征地、拆迁、道路、附属设施建设等方面的工作与困难,因为这块地址至今原封不动地存在着(相信任何人也不会打这块地的主意,那是会受到全体民众谴责的),似乎一直等着我们去重新建立,在此重建,应该不会遇到多大麻烦,而且投资少。另一方面是时间省,因为省却了前面所提到的各种手续,避开了许多麻烦,如果顺利的话,今年的8月15日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能赶上,到时发布此项消息,自然会引起各方面的热烈反响,社会效果是巨大的。

笔者几天来数次走访一些老人与原松台山周边住民,均认为在原址重建是最理想的方案,虽然旁边已建有净光塔,但无论从哪方面说,此碑重要性要高于此塔,因为佛教仅仅是一教派,它也得服从于全民族需要,况且抗战时期,在温州就成立过一支著名的由佛教界人士组成的“僧尼救护队”,对抗战也作出了贡献,对他们同样是一种纪念。

综上所述,我还是认为原址重建意义更大、更适宜,也更为绝大多数民众所赞成。

                                                                                                                                                        2015年1月16日

(作者系中共温州市委党史研究室研究人员)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