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的余温

卢礼阳博客http://liyang-20.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历史的余温 邮箱 liyang-20@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温州文献丛书出版纪实  

2013-08-20 17:52: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州文献丛书》出版纪实

 

李娅媚

 

转载:温州文献丛书出版纪实 -     礼阳 - 历史的余温

 

 

这是近百年来温州地区规模最为宏大的文化建设工程。

《温州文献丛书》的编辑出版,整理出版工作是永嘉学派经世致用优良学风的再次发扬,为文史研究人员提供了一整套完备而有新意的基本资料,也让温州人能更好地继承永嘉学派的优良学风,它增强了温州人的认同感,增强了温州城市的“软实力”,营造提升了温州的文化品味和学术气氛。

日前,温州文献丛书总结会议在温州市图书馆隆重召开。从20013月开始准备,7月间正式启动,20024月和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签订出版合同,1129日在龟湖饭店举行第一辑《温州历代碑刻集》、《太平天国时期温州史料汇编》二书首发式,至2007年上半年第四辑最后一部《东瓯诗存》问世,历时近六年。

“我只是一个载体,背后承载的是公众对传统文化回归的期望。”引用一下于丹的话,或许也可以这么说,温州文献丛书编委会的专家学者们只是一个载体,背后承载的,却是我们对传统文化回归的期望。

 

一再提议

 

或许是因为好事总多磨吧,关于温州古籍丛书的出版,其实早在很久之前就有人倡议,有识之士一次次提出,一次次议论,只是因为资金等各种原因的限制,有关丛书出版计划也一次次与众人擦肩而过。《汉语大辞典》温州编写组设在温州师范学院,1992年他们准备此事完成之后,计划编印地方文献丛书,时任温州师范学院语言文学研究室主任的陈增杰,和同仁提出10本书的书目,并为此事奔走呼号,积极为丛书资金问题争取赞助。1992年校方负责人谷亨杰教授出访香港时,遇旅港温州同乡会,就与他们言及此事,最终拉了两三万元的赞助。这个数目在当时虽然不算小,但与整理丛书的总费用依然相差甚远。事情最终没有成功,只出版了《林景熙集校注》等几部书。

1996年,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鉴于《孙诒让遗文辑存》和《陈虬集》(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之后两书很受欢迎,不少外地客户或学者写信来要、来买此两书,文史资料委员会的成员们意识到其中大有文章可做。为此,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集体提案,要求建立温州先贤遗作征编委员会及基金,对温州地方文献进行大规模的整理和出版。于是开出古籍文献选题、所需经费等项目,并拟定初步规划,准备着手抢救温州文献。当时身为政协副主席兼文史资料委员会主任的马允伦,还曾经同文史资料委员会副主任黄胜仁一道,特意专程到市委宣传部,陈述整理出版温州古籍的意义以及初步规划等事宜,并就经费之事向宣传部开口。然而宣传部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虽然愿意为此提供经费,但远不足所需。经费有限,就没办法着手古籍的整理。事情再一次不了了之。

19986月,胡珠生等在《温州读书报》上提出了整理出版《温州古籍丛书》的倡议,限于种种原因,亦未能如愿。200011月,在纪念叶适诞辰850周年暨永嘉学派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来自各地的专家教授们提出了全面梳理永嘉学派,将其发扬光大。此后,又有多次相关提案。虽然最后都没有付诸实施,然则却已成声势。

 

五次整理  

 

    “《温州文献丛书》是近百年来温州地区规模最为宏大的文化建设工程。”胡珠生如是评价这次文献整理工作。整理地方文献,其实早有先例。迄今为止,这已是温州近代历史上第五次大规模的整理。第一次是清代同治、光绪年间,瑞安孙衣言汇刊《永嘉丛书》十五种;第二次是民国四年(1915年)瓯海关监督冒广生编刻《永嘉诗人祠堂丛刻》十四种;第三次即上世纪二三十年代(19281935)温州旅沪实业家黄群刻印《敬乡楼丛书》四辑三十八种;第四次是抗战爆发之前永嘉区征辑乡先贤遗著委员会抄缮地方文献四百零二种。其中,孙衣言、冒广生、黄群等三人是民间自发行为,第四次则是政府行为,由那个时候的永嘉区专员许蟠云牵头,当时还在各县成立征辑分会。这些大规模的整理刊印工作,形成了积累整理地方文献的优良传统,也为以后的积累整理保留了大量文献资料。而最近的这一次,是第五次,规模最大,连续时间最长,内容也最为丰富。

温州整理地方文献是走在全国同类城市前列的。《温州文献丛书》整理出版委员会专职委员卢礼阳分析说,温州相对来说虽然是个边缘城市,但古籍收藏方面是比较有特色的,温州市图书馆以地方文献藏品丰富而闻名,保存着大批的稿本、抄本、刻本等众多的古籍史料。单单市图书馆,就有着15万册的古籍藏书。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土改时,外地很多线装书烧掉了,所幸温州各县的古籍被烧掉的并不多,当时主持馆务的梅冷生先生带队将这些线装书从瑞安乐清等处成捆成捆地抢运回来。如卢礼阳所说的,“烧饭要有米”,就是当年的这些没有被化为灰烬的书籍,成了温州如今的“米”。台州、金华、宁波等地在民国时也都曾出过地方文献丛书,但是在温州,130年时间内,累计出过五次。如今这一次,据我们了解,在省内外地级市中是最早的,江苏、安徽、广东等是全省规模在整理,温州是全市范围;论及时间,扬州在整理地方文献丛书方面,比温州迟一两年,杭州迟两三年。

虽然不能明确排定温州为第一,但一定名列前茅。200511月份,义乌派了三四人来温州考察,了解丛书的规划方案、体例、合同等内容。浙江图书馆更是提议将出版温州丛书经验向全省各地推广。自原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提出建设文化大省,全省各市都相继启动。温州在这方面走在了前头,抢了文化大市建设的先机。这,或许是温州经济发展之后的更高层面的追求,也是“敢为人先”的温州人精神的体现吧。

 温州文献丛书四辑48册,历时六年,共花费240万元。其中除了烟草公司出20万,石油公司出30万,公路运输管理处出资5万外,其余均由温州市政府投入。两百万元对大多数经济发达的市来说,并不是一个大数目,不管是宁波也好,绍兴也好。温州之所以能走在前头,用卢礼阳的话说是因了领导者的超前的“文化意识”,因了民间学者的一再呼吁推动,也因了温州市政府的支持与重视。

 

举众人之力

   

《温州文献丛书》能在2007年上半年悉数与温州市民见面,离不开温州市政府强大的支持力度。200133日上午,市长钱兴中在温州饭店召开温州文化建设座谈会,胡珠生建议出版温州古籍丛书,钱兴中在会上当即首肯,嘱胡草拟方案,先行规划与预算,等他从北京开两会回来后再商谈此事。胡珠生找张宪文、金柏东等人商议组织机构及丛书规划,草拟“整理出版《温州古籍丛书》的设想”。328日,在市两会会场,胡将方案交给市政府相关人员。2001523日,钱兴中在市府办三楼会议室召开地方文献丛书整理出版座谈会,责成市文化局牵头主持相关工作,酝酿编辑部主持人,约请马允伦、胡珠生、周梦江、陈增杰、张宪文等老专家承担温州文献第一批的项目。821日,卢礼阳调入市图书馆,担任《温州文献丛书》整理出版委员会专职委员。当初拟名《温州地方文献丛书》,后因考虑到“温州”已经限定了地方,就省掉了“地方”两字。200174日,《温州文献丛书》征求意见座谈会在奥林匹克大酒店举行,请了几十位学术工作者,商量选题、步骤、预算经费等事宜。200179日,温州市政府办公室发出温政办机【200144号文件《关于成立<温州文献丛书>整理出版委员会和编辑部的通知》,把出版《温州文献丛书》作为提升温州文化计划的一部分,纳入市文化局的常年工作。并将编辑部地点确定在温州市图书馆(园西巷,后来迁入府西路新馆),从组织上给予强有力的保障。

而在经费方面,温州市政府给予了很大支持。据估算,出版整套丛书约需资金200万元,市政府为此已拨出一笔资金,但仍有缺口。钱兴中、陈莲莲等市领导为此出面动员有关企业捐资,助丛书一臂之力。除财政拨出的150万,中国石油总公司温州销售分公司、温州烟草公司、温州公路运输管理处、多美丽餐饮公司及市电信局职工王强等单位和个人先后共捐资56万余元。为此市人民政府还专门在图书馆开过捐资表彰会议,专门给两家企业发了荣誉证书。

2001122,市领导专程登门慰问马允伦、周梦江等几位老专家。此后逢年过节,又几度上门拜访,了解工作进度。政府高度重视,学者们更是全力以赴。

20033月,钱兴中市长任满离开温州。有人曾经提议,说钱兴中已经离开温州了,第一批的十部书整理出版委员会主任打他的名字就可以了,剩下的不用再打。但大部分人始终坚持不更动他的名字。

“不管他在深圳还是在上海,我们都记他当年的那份情,拍板的那份情。”说起钱兴中,卢礼阳依然感情深厚,“当然,做文化,是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早抓晚抓,结果却是大不相同的。”而主编胡珠生在总结中更是给钱兴中以很高的评价——如果迟三年启动,就有好几部书难以面世,由此可见,“钱兴中市长远见卓识,及时抓文化建设,功垂千秋”。去年与温州同行前辈在上海采访钱兴中的时候,钱兴中说,《温州文献丛书》是他在温州任上做过的最满意的事情之一。

他们想要感谢的,不只是老市长钱兴中。市文化局对这一大工程也功不可没,钱兴中离开温州之后,市文化局局长瞿纪凯作为副主任继续协调与主持《温州文献丛书》的整理出版工作。因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在2005年间有过人事变动,社长换人,丛书第四辑启动工作一度停顿,瞿纪凯还为此专门赶赴上海,丛书最后才得以顺利刊出。

而社会各界同样密切配合。市府办、财政局、图书馆、博物馆、档案馆等相关部门一路绿灯;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接到求助函后,及时将所藏档案中梅冷生写给夏鼐的书信24通复印件提供;而民间藏家也主动提供手头的珍贵资料,比如藏家张索,在金华街头买得刘景晨当年在金华坐牢时题写的对联手迹,还有从妙果寺书摊获得的刘景晨信札,主动提供给编辑部。

 

一次及时的抢救

 

五六年来,共有41位文化人士参加丛书的整理工作,主要整理者27人,先后退休18人,其中马允伦、张良权、周梦江、沈不沉、沈洪保、余振棠、周干、胡雪冈、潘国存诸先生已达耄耋之年。张文宪、俞天舒、瞿汉云则是抱病完成三部著作,其中张宪文没能看到他整理的第二本书《王叔杲集》、俞天舒书印出来一个月之后去世、瞿汉云则是去世时连自己的样书都没看到。胡珠生慨叹:“如果迟三年启动,就有好几部书难以面世。”

壮士暮年志千里。他们行走在漫长的历史隧道,一盏孤灯,无数稿纸,温州先贤的灿烂文化的一个个细节,都经他们之手被重新发掘。

这,是一次及时的抢救。整理出版委员会确定,凡是1949年以来,特别是1978年之后已经出版过的不列入整理出版规划,以确保抢救挖掘稿本、抄本、孤本为重点,同时兼顾整理文集类及零散资料汇总类。此次书籍整理以抢救为宗旨,其中有些选题几十年没有出版过,有被虫蛀、破损等现象严重的。经过这次系统的整理,学术价值较高、富有原创性、影响较大的历代乡贤遗著占相当部分,如学术界期待已久的《六书故》《温州经籍志》《瓯海轶闻》等名著得以与读者见面。而另外有两部书的底本,却是从台湾地区和日本引进。《王叔杲集》,原名叫《玉介园存稿》。此书温州图书馆有,北京图书馆有,我国台湾也有,但是开始大家都不知道哪个是最齐全的。张宪文有位堂叔在台湾,他就托堂叔代为复印寄来,结果发现他们那是最理想的明万历刻本,因此订补了旧抄本的大量讹误与错页。还有《神器谱》,则整理了两次,最后获得日本清水正德所校足本。据说当初温州师范学院与日本一所大学是友好学校,一次日方组团来访,历史系蔡克骄与他们讲起此事,知道有这样一本书,也因此才有此机缘。

丛书中全属新著的占一半多,属新编的有《二郑集》《孙锵鸣集》等10部,从多种稿本中整理出的新著有《温州历代碑刻集》《东瓯逸事汇录》等11部,是非常了不起的学术贡献。

这些丛书,除了5部委托市外学者承担或合作(浙江博物馆张良权负责点校《薛季宣集》,浙江大学徐和雍合作编校《孙延钊集》《父子年谱》两部,浙江大学魏得良合作点校《项乔集》,上海交通大学李康化合作整理《刘景晨集》),其余绝大部分系我市学者单独完成,他们分布在市图书馆、博物馆、温州大学(师范学院)、医学院,各县(区、市)地方志办公室、科技局、中学等单位。

 

社会反响

   

与过去的四次整理相比,第五次的文献整理涵盖面更为广泛,在学科上它关涉文、史、哲、医学、科技、军事、经济等众多领域;在时间上,它跨越数朝历代——原作者上起北宋晚期的周行己,历南宋、元、明、清、民国,下限大体上为1949年,少数几位顺延至中华人民共和国,如刘景晨、孙延钊、梅冷生等人。一套《温州文献丛书》,共40482000万字。尽管是些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与看得懂的文献古籍,但其发行与所带来的社会反响还是超出了编辑部的预期。除在出版社所在地上海外,北京、广州、重庆、南京、长沙、福州、台北等十几个大中城市均有丛书销售,它还被发行到美、德、韩、日等国,如今第二辑一部已经售缺,正在重印。

同行业界对此书也相当关注。北京大学历史学系中国近现代史专业彭国运、杭州师范学院历史系杨际开等高校教师引用《温州文献丛书》完成学位论文。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人文历史学系2005届博士研究生李世众,更是大量援引本丛书和温州其他文献资料,撰写论文《晚清温州权力格局透视——以士绅为中心的考察》,去年他修订出版单行本,书名改为《晚清士绅与地方政治》。而不少大学、研究所,也纷纷购买藏本丛书。邻近的绍兴、丽水、义乌、永康等地派专人或者来函来电,向编辑部了解规划实施情况,索取整理凡例、约稿协议、项目登记表等相关资料、查阅样书,作为参考。

在我们温州市内,更是引起连锁反应,苍南、龙湾也相继推出当地丛书,平阳文献丛书在整理中,永嘉《楠溪江文化丛书》即将推出《鹤阳谢氏家集》,瑞安成立了文化丛书编委会,乐清也在酝酿启动。

《温州文献丛书》,充分展示了东瓯文化的历史底蕴!

尽管此次丛书已经完工了,但整理出版委员会的专家学者们的心却并没有完全放下,毕竟,还有很多应该做必须做的选题没有如愿完成。胡珠生说,希望这第五次整理之后,还有第六次、第七次的整理与出版。这一次的完工,仅是一个暂时的逗号,而不是一个句号。

 

它让温州更深刻

 

我们岂能成为“数典忘祖”的一代!

在市场经济大潮冲击下,时见中国传统文化的缺失现象。我们的钱赚得很快很多,但是我们的文化也被丢弃得太多、太快。习惯了快节奏生活方式和瞬息万变的信息洪流的现代受众,如今重新开始探寻,他们在探寻中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也或者在探寻中失落。

尽管回首审视这一套丛书时遗憾不少,比如学术视野不够开阔,比如学术规范性不足,比如个别太有感情色彩……而有的学者,尽管热情很高,但终因事情太多太忙,著作或许稍显粗糙;个别时候混淆了文献整理跟研究的界线,在整理过程中,觉得不过瘾,不少地方长篇大论,与整个丛书不协调了。此外,还比如因涉及近人著作的版权问题,地方性丛书往往涉及后裔,因此编选的内容及其评价尤为后裔所关心。如《张日记》“整理者从学术角度出发,在105本行草稿本中辛勤选录重要史事,成绩显著,并曾将打印稿送请他们孙辈后裔修订,由于对著者评价不够高,选录内容上有收租等情节,双方因此发生分歧……”等等。

追求完美,遗憾也就在所难免。

但不管怎样,《温州文献丛书》的编辑出版,整理出版工作是永嘉学派经世致用优良学风的再次发扬,为文史研究人员提供了一整套完备而有新意的基本资料,也让温州人能更好地继承永嘉学派的优良学风,它增强了温州人的认同感,增强了温州城市的“软实力”,营造提升了温州的文化品味和学术气氛。

它们,让温州深刻;它们,是温州的“脊梁”。

        原载温州瞭望20074月号

2007-06-10


 

 

  评论这张
 
阅读(6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