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的余温

卢礼阳博客http://liyang-20.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历史的余温 邮箱 liyang-20@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馆藏抄稿本日记叙录(下篇)  

2012-07-25 09:57: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州市图书馆藏抄稿本日记叙录(下篇)

陈瑞赞

 

【善本00222秋灯课诗之屋日记/(清)王彦威撰.—稿本.—一册

封面题“秋灯课诗之屋日记”,篆字。旁注云:“光绪己丑冬十月朔起,十一月杪止。乙未夏午月,啸庵叚观并为题端。”己丑为光绪十五年(1889),乙未为二十一年,啸庵疑即夏仁虎。日记用红格笺纸,鱼尾下印有“藜庵日钞”四红字。

王彦威(18421904),字弢甫,号藜庵,浙江黄岩人。同治九年(1870)举人,由工部主事历迁太常少卿。所著有《西巡大事记》、《清朝掌故》、《清朝大典》、《枢垣笔记》、《史汉校勘记》、《秋灯课诗屋图记》、《黎庵丛稿》等,尤以《清季外交史料》(与其子王亮合编)二百十八卷最称巨制。

光绪十五年,王彦威官军机章京。日记虽首尾仅一月,然而内容却十分丰富,所记除日常官私行事及师友交游之外,凡读书考据、往来信札及所作之诗词文赋,皆按日系之。日记之前,又有“藜庵随笔”二则。

【善本00240符笑拈日记/符璋撰.—稿本.—二十八册

符璋(18531929),字聘之,一字笑拈,号蜕盦。江西宜黄人,父兆纶,清咸丰间为福建福清知县,符璋出生于福清。父卒,有胞叔在福建为官,符璋以纳赀例须回避,举家徙居温州。光绪间为海门镇署参军,司台防统领军书二十余年,补处州府经历。后得保举,以知县原省补用,署松阳、瑞安二县。辛亥革命后,任瑞安民事长,瓯海关署、瓯海道署谘议、顾问,《平阳县志》总纂。

符璋日记起清光绪十九年(1893),迄民国十八年(1929),稿本于1947年由家属符石青捐赠温州市图书馆收藏。日记各册封面题名不断改动,依次开列如下:(一)《梦痕录》一册,光绪十九年。(二)《行程历》(题下注“即粱梦留痕录”)一册,光绪二十年。(三)《娲天日录》一册,光绪三十年。(四)《知昨非斋乙巳年行程历》一册,光绪三十一年正月至八月。(五)《知昨非斋日札》二册:第一册起光绪三十一年八月,迄三十二年二月;第二册起三十二年十一月,迄三十三年六月。(六)《东行日札》一册,光绪三十四年十一月至十二月。(七)《东游日札》一册,宣统元年正月至闰二月。(八)《暖姝室日札》五册,起宣统元年三月,迄三年七月。(九)《种瓜庐日札》一册,民国元年七月至十二月。(十)《蜕庵日札》二册,起民国二年八月至三年十月。(十一)《黄嬭室日札》五册,起民国三年十二月,迄九年十二月。(十二)《抚彗旍室日札》一册,民国十一年八月至十二年二月。(十三)《蠡佣日札》三册,起民国十二年正月,迄十三年十二月。(十四)《翳彗旍斋日札》二册,起民国十五年正月,迄十六年十二月。(十五)《翳彗旍室日札》一册,民国十七年。日记用干支纪年,用旧历纪月日,最后一册《翳彗旍室日札》于旧历下加注公历。

【善本00225往西邮日记/(清)洪氏撰.—稿本.—三册

作者洪姓,名字无考,江苏人,在浙中为吏,充解饷官赴新疆。日记记其解饷往返之过程,凡沿途之景物风俗、道里远近,及谒见过境地方官员,办理关防手续,皆有较详细之叙述。

第一册起光绪十九年(1893)五月初由杭州起程,迄于同年九月至甘肃,前后俱有缺页。第二册起十九年十月初一,至二十年四月初七,由甘肃兰州起行至新疆,复由新疆回至兰州。第三册起二十年四月初八,迄十月初六。洪氏自新疆差回,患病,留兰州将近一月,至二十年五月初始由兰州起行返浙。第三册自九月廿四日到常州以下至十月初六日在杭州进谒浙抚,计二叶,装订时误置于七月廿七日游关陵、龙门山之间,当移置该册之末。

【善本00224颇宜茨室日记/(清)林骏撰.—稿本.—九册

林骏(1863-1909),原名宝熙,字籋云,号小竹,瑞安人。廪膳生,曾为同邑孙锵鸣家塾教师。林骏之妹为张棡继室,二人生平相近,交谊亦笃。林氏日记起光绪二十三年(1897),迄光绪三十五年,虽不及张棡《?隐园日记》之卷帙浩繁,在内容上却多有相似,尤其是对于清末瑞安乡村生活的记录,二者皆极为详实。

【善本01065东津榷舍日记/(清)林向藜撰.—稿本.—一册

林向藜,瑞安人。曾祖培厚,嘉庆十三年(1808)进士,官湖北粮储道。祖栻。父用光,字若衣,同、光间曾任句容县丞、祁门知县。向藜为黄体芳女婿、黄绍箕妹婿,其得东津关之缺,或出绍箕之力。[①]

日记起光绪三十年(1904)三月,终三十一年三月。此一年中,徐氏主持湖北宜昌东津关厘务局局务。日记内容涉及诸多方面,其中关于厘务局局务运作细节的叙述,实不失为研究该时期长江航运及商业的第一手材料。

善本00237寄鹤巢日记/林向藜撰.—稿本.—二十三册

日记共二十三册,起民国元年,迄民国十七年,中缺民国三、七、八、十四、十六诸年,其余亦有一年中缺至数月者。民国元年至二年四月,林氏居福建厦门。五月初返瑞安,此后至十七年皆乡居未出。十七年仅记五月份数日,文颇简略潦草,疑林氏即卒于是年。其中又有三册,分别题作《寄鹤巢诗稿》、《辛酉、壬戌寄鹤巢目耕录》、《寄鹤巢读史日记》,则系林氏之诗稿及读书札记,皆不标月日,非日记之体。

善本00239疚庼日记/刘耀东撰.—稿本.—二十二册

刘耀东(18771951),字祝群,号疚庼居士,一号启后亭长。青田九都南田(今温州市文成县南田镇)人。清廪生。光绪二十八年(1902),东渡日本,入东京私立法政大学速成科,与胡汉民、汪兆铭等同学。毕业回国,受聘为温州府学堂讲习、金华学堂总讲习。宣统元年(1909),当选为浙江省咨议局议员,后补为资政院议员。民国初年,任松阳、鄞县知事,后调江苏镇江海关道。民国八年(1919)辞职归里,致力于乡邦文献的整理,先后纂成《刘文成公年谱》、《南田山志》、《石门题咏录》等,而尤以校刊《括苍丛书》第一、二集,为功最钜。

日记起民国八年,迄1950年。撮要而记,而作者所著之诗文,亦按日录入,第一至第二十册之册首皆编有索引。日记稿纸为刘氏特别印制,其第一册自序云:“清光绪十七年辛卯,余年十五,与姊夫周君友三始置日记,讫于民国八年己未秋,凡二十有九稔,日记所事事,未尝有间也。惟纸本修广不齐,不能汇成巨帙。今于秦邮饬梓人刻版,用佳纸印为册子,供我日日记事,颇觉整齐焉。然玩愒居诸,去日已多,不知此后尚得几年,写成几册耳。中华民国八年己未十月望日,疚庼识于秦邮榷廨之陶庵。”可见刘氏对于日记之重视。

善本00234疚庼劫余日记/刘耀东撰.—抄本.—一册

该册前二十页为《疚庼随笔》,后为《劫余日记》。其封面识云:“丁亥盛夏,摘钞劫余日记六年:光绪卅一年己巳、卅二年丙午、卅三年丁未,宣统二年庚戌、三年辛亥,民国元年壬子。”丁亥为民国三十六年(1947)。日记前又有识语,曰:“余生平之日记,始于光绪十七年辛卯,迄民国八年己未之秋,凡二十九年,年为一册。纸本大小不齐,束置插架,视为废物。至二十四年乙亥腊月,赤匪奄至,掷付焚如,思之可惜。所幸自己未十月在秦邮制版后之《疚庼日记》未遭劫火。顷于书架后壁扫尘,得光绪己巳、丙午、丁未,又宣统庚戌、辛亥及民国元年壬子之日记共六册,为商务馆制之袖珍小本。盖遭劫之际,遗落于书架之后。而余于是时出走,至再明年丁丑夏始还山庐。倭乱复作,忧患余生,未暇检点及此。今获此六册,则余自辛卯至己未秋二十九年之日记,犹有劫余长物,不可谓非幸事也。因此小册不能与《疚庼日记》汇为一编,乃分年摘其可记者,移钞于此册,名之曰《劫余日记》。前尘如梦,不值一笑。珥笔孜孜,亦云迂矣。丁亥六月初三日记。”考民国二十四年乙亥,粟裕、刘英所领导的红军挺进师曾在文成县西南一带活动,杀地主,分田粮。刘耀东所谓“赤匪”,即指此。

04507浣垞日记/张组成撰.—稿本.—五十四册

张组成,号孟浪山人,瑞安人,张棡从侄。日记最早的一本为光绪三十二年(1906)所记,最后一本止于1950年,其间缺若干年,一年之中亦多有缺月。日记所用稿纸,无统一规格,蠹蚀严重,加之用行草书写,辨识极为困难。不同时期的日记,名称也有变换,所署有“洲城居士日记”、“蠡隐日记”、“扃心园日记”、“啸隐日记”、“浣隐日记”等。另外有数册则直接题为“日用总清”或“家用暂登”,记录日常收支,相当于张氏的家庭帐册。

善本00236叔涵戊午、庚申日记/李芑撰.—稿本.—二册

李芑(18761927),原名式夔,字叔諴,一作叔涵,瑞安人。清廪贡生,通医理。辛亥革命后,当选为浙江省第一届省议会议员。期满,归任瑞安县视学。1927年,乡人姚琮任南京警备第一师师长,招之入幕,未半年而返,病卒于家。

日记第一册封面题“庚申日记上册”,实则为民国七年戊午(1918)元月至七月的日记;第二册题“庚申下册,九月叔涵备”,起民国九年庚申九月,迄该年十二月。日记用专制稿纸,绿格,分“收信”、“发信”、“日期”、“气候”、“记事”五栏,一页记一日之事。

平阳刘绍宽曾为李芑作《李叔諴君行状》,曰:“君在乡既以孝友著,性尤慈祥恺恻,遇人急难,极力周恤。公益巨举,至撙节衣食,出赀任之不少惜。贫苦求医,必亲往视,未尝以寒暑辞。自省之勤,每日必记其行事,历二十年无间,虽弥留病榻,不自废。”[②]今观其日记,颇可证《行状》所称述之言为不虚。然李氏二十年之日记,今仅存此二册,吉光片羽,弥足珍贵。

善本00238朱庐日记/孙宣撰.—稿本.—十二册

孙宣(1896―?),字公达,瑞安人,孙锵鸣孙。民国初期,曾供职于北洋政府。蔡元培任北大校长,聘为秘书,并在校讲授文史课程。

日记共十二册:其中《晴翠馆日记》六册,为民国十九年庚午(1930)、二十年辛未(1931)两年在北京作。《宜楼日记》四册,为民国二十一年壬申(1932)、二十二年癸酉(1933)两年在北京、上海、瑞安作;其中癸酉仅一册,自当年六月迄八月。《凇滨横舍日记》一册,为民国二十二年癸酉(1933)在上海作,起当年正月,迄闰五月,时间在《宜楼日记》癸酉册之前。《甲戌日记》一册,为民国二十三年甲戌(1934)在瑞安作。

孙氏居京、沪时所作之日记,对于时事的记载颇为详细。其它如涉及平生交游以及居乡时有关的地方、宗族事务,亦皆记载翔实,各具价值。

善本00233徐又铮手评孙公达日记一卷/孙宣撰.—稿本.—一册

徐树铮18801925,字又铮,江苏萧县人。秀才出身,光绪末年被保送日本士官学校,毕业后回国任段祺瑞部第六镇军事参议及第一军总参谋、陆军部军学处处长等职。抵制袁世凯称帝,被免职。袁死后,任北洋政府国务院秘书长。1917年,策动张勋赶走黎元洪,随后又讨平张勋,任陆军部次长。1919年,任西北筹边使兼西北边防军总司令,趁俄国发生“十月革命”,出兵外蒙古,迫使外蒙古于该年十一月正式上书民国政府,呈请取消自治,废除中、俄、蒙一切条约、协定。孙宣时为徐氏幕僚,随军外蒙,参与了这一历史事件。

日记卷端题:“谨将十一月二十四日、二十五日、二十六日三日日记缮呈钧览。”孙氏将日记抄出呈送徐树铮,徐氏阅后,亲笔做了批改。此三日日记,以二十四最为精彩。是日晚,徐树铮在同乐园设宴送库仑都护使陈毅回内地,并邀请外蒙古的王公剌麻参加。徐树铮与陈毅在宴会上皆登台致辞,日记对二人的演说辞择要作了记录,并评论陈毅的演说“气促语急,楚音不清晰”,颇有奚落之意。二十五日的日记基本上都是对陈毅人品才能的评论,二十六日的日记则因读《胡文忠遗集》而发表对胡林翼的评论。对于孙宣所记录的演说辞,徐树铮作了一些删改和补充;而在涉及对陈、胡的评论时,也发表了一些看法。

07352徐宗达工作日记/徐宗达撰.—稿本.—三册

徐宗达,永嘉(今温州市区)人。中国水利工程学会会员,曾任华北水利委员会副工程师。

日记共三册,第一册为黑格稿本,开本较小。内容为民国三十年(1941)八月至次年七月,徐宗达在广西、江西从事柳江、赣江水文测量的情况。第二、三册为红格稿本,开本较大。起民国三十二年十一月,迄三十七年四月。期间徐氏在家乡温州致力于永嘉、乐清、瑞安、平阳四县的水道测量及疏浚工作。日记内容较为简单,除水利事务外,较少涉及社会生活及私人生活的其它方面。

作为一种私人性的文献资料,日记记录的基本上是作者亲历亲闻的事件,并表达作者对社会的认知态度,其真实性和时代特征在所有文献类型中是比较突出的。对于研究特定历史时期人们的日常生活及其思想感受,日记具有其它文献难以代替的作用。温州市图书馆所藏的抄、稿本日记,从清道光年间到新中国成立之初,时间跨度与中国近、现代史基本相当。日记作者虽然多数为温州地方的士绅,但他们的活动及见闻却常常超出温州的范围。对这批日记进行系统的整理和解读,不但有助于梳理地方历史的脉络,就是对研究近、现代中国尤其是沿海地区的社会变迁,也会有积极的意义。

 

按,另有郑剑西、林梦楠等数家日记(又黄光《辛亥光复日记》《话劫录》,已收入黄光集)。



[①]黄绍箕曾于光绪二十六年(1900)受湖广总督张之洞之聘为两湖书院监督,至三十年始离鄂赴都。其在湖广时间颇长,总揽学务,又身为张之洞侄女婿,故声望、影响皆极大。

[②]见刘绍宽《厚庄诗文续集·文集》卷五。

  评论这张
 
阅读(10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