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历史的余温

卢礼阳博客http://liyang-20.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历史的余温 邮箱 liyang-20@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温图清明纪事  

2012-04-22 08:30: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思籀园精神

——温图清明活动纪事

 

刘绍宽先生既是温州近代新式教育事业的开拓者,又是一位卓然有成的方志学家,而且是温州市图书馆(前身为旧温属公立图书馆)的老馆长,在温州乃至浙江都具有重要的影响力。今年恰逢刘先生逝世七十周年,清明前夕,温州市图书馆组织二十七位同仁专程前往平阳县昆阳镇牧垟村,给刘老馆长扫墓。
   

祭扫刘绍宽墓
   
       
先生墓位于牧垟村在牧垟村塘古岩山,海拔仅42米的山腰,依山造势,坐东南朝西北,长13.2米,宽5.7米,由拜坛、墓室、墓坛三部分组成。系刘先生孙子刘昌汉所立,墓碑左下方刻有“门生张鹏翼敬书”字样。

328在特邀嘉宾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原副主任张声和先生的引导下,温图一行登上墓地,同仁们神情肃穆,开始清扫,并在墓地周围竹林上系挂文明祭扫,平安清明的黄丝带。随后举行简短而庄严的仪式,先是由王昀、戴纯纯两位馆员代表献花、集体三鞠躬,团支部书记黄海彬代表青年馆员致辞,表示温州图书馆人秉承和发扬爱国、爱乡、爱馆、爱书、爱读者的籀园精神,力求以出色的业绩和优良的服务,促进文化的繁荣与社会的进步,以告慰老一辈同仁。最后,馆长谢智勇致辞,强调要铭记先辈馆长和历代馆员为温州社会事业付出的劳绩,将籀园优良传统发扬光大。  

这次声和先生担心迷路,提前四天,又一次放弃周六的休息时间,前往牧垟山踏勘。他约一位朋友陪同,携带几年之前拍摄的电脑照片,仔细对照,做下记号,这使我们清明之行一路顺风顺水。美中不足,上山的路,即使晴天,仍有一段泥泞,坑坑洼洼,不大好走,如果雨天,恐怕更不方便了。是不是该修一修呢? 
   

参观刘公堂
     

山上下来之后,我们一行在昆阳镇宣传委员陈正希的陪同下,兴致勃勃前往县实验中学参观刘公堂。刘公堂位于凤山之麓,原系门生故旧为纪念刘先生逝世五周年而建。1947220日奠基,512落成。选址于学宫后面的山坡上,刘公堂建成之后,最初作为平阳县立中学(平阳一中前身)的图书仪器馆。当年512日落成,刘先生的学生马星野、金嵘轩、王理孚等五百人纷纷出席,仪式十分隆重。
       
新中国成立之后,刘公堂改名实践楼1996年重建,恢复原名,2008年又修缮一新,同时将原先存放于校图书馆后面的《平阳新修学记》《平阳县学近斋林先生碑》等八方古代石碑移入室内,予以集中保护和展览。平阳一中迁出之后,刘公堂所在的校园作为县实验中学的校址,如今依然在倾听青年学子的动人弦歌。
       
在刘公堂里面,我们更关注的莫过于刘先生的生平介绍,相关照片和著作一览表。教书育人之外,刘先生最大的贡献,一是主持编纂《平阳县志》九十九卷。另外就是留下一部《厚庄日记》,列在一览表的最下方。《厚庄日记》始于光绪十四年(1888),止于民国三十一年(1942),手稿装订成40册,现珍藏于温州市图书馆。日记共一百五十万言。这部日记是刘先生凝聚半个多世纪的心力,铢积寸累写成的,它不是一般学者的生活记录,而是那个年代温州社会风云的真实记录。因此本世纪初,《厚庄日记》列入《温州文献丛书》整理出版规划,后因工作量太大及其他原因,未能如愿。前年《温州市图书馆馆藏日记丛刊》项目启动,《厚庄日记》理所当然作为首选,目前由平阳县地方志办公室陈盛奖、方福仁等先生点校完成,即将脱稿送交出版社。这部日记的整理出版,必将满足学术研究和其他方面的迫切需要,同时这也足以告慰刘老先生于九泉之下。                            卢礼阳
   
人物链接
   
       
刘绍宽(1867-1942)字次饶,号厚庄,平阳刘店(今属苍南龙港)人。清光绪廿二年(1896)补廪生,次年举拔贡。廿八年任龙湖书院山长。同年秋,赴省乡试,回程经过上海,拜马相伯为师,因书院改为县学堂,旋即回乡任中文教习。光绪三十年赴日本考察教育。次年六月,参与筹办温处学务分处,任编检部主任,倾力协助孙诒让筹划温州处州(丽水)地区的新式教育事业。光绪三十二年(1906)四月,任温州府中学堂监督。在任六年,锐意兴革,校誉蒸蒸日上。民国伊始,膺选平阳县教育会会长。历任平阳、永嘉、乐清三县第三科(教育)科长。191710月,接任省立第十中学校(今温州中学)校长,至次年底因学潮辞职。主持编纂《平阳县志》,历时十年完成。1931年,应黄溯初之聘,赴沪校印《敬乡楼丛书》第三辑十种。1935年,第三特区(永嘉区)征辑乡先哲遗著委员会成立,以副主任而主持工作。晚年寓居平阳县城。著有《厚庄文钞诗钞》五卷,《厚庄诗文续集》十卷,《厚庄日记》未刊稿。   
        
刘绍宽先生是旧温属公立图书馆(温州市图书馆的前身)的第三任馆长,19254月接任,任期虽然只有短短的两年,却殚精竭虑,为藏书建设不遗余力,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他提出藏书无论新旧,只以有用为贵的主张,至今不失其参考价值。刘先生还精心谋划,向当局建议扩充图书馆计划,限于当时的条件难以如愿。正因为如此,抗战时期的孙延钊馆长称赞刘先生勤职劬学,可谓至矣先生谨慎典守之初意,并足令人敬佩也。  

卢礼阳
       
 
   
  
 五年前 三寻刘绍宽墓
   
      
在我写刘绍宽先生逝世140周年(2007年)的纪念文章时,就想找一下他的坟墓,拍一张照片放在报纸上。可是,为了寻找他的墓地,却花了我三个星期的休假日。我听张鹏翼先生说,刘绍宽先生的墓在牧垟山,第一次我去村里的老人亭里问了,他们都说不知道;第二次我问了王光铭先生,他是在先生逝世六十年的时候,与张鹏翼先生一起上过山的,说是在东林寺后边,很好找的。结果我还是找不到。我还托县政协的章青盛同志打听,他是坡南人,但还是没有找到;第三次我与摄影师姜光树同志一起去,他也是二十多年前上过山,拍过照片的,他说自己有印象在什么地方。
      
那次我们一路上问来,都没人知晓。最后要失望回去时,看见一位推着手推车的老人,我们向他咨询。他说知道,还透露1942年建刘先生坟墓时,他的父亲还为之挑过砖。当时我们高兴得不得了。这位78岁的老人带我们绕过一片农宅,上了一片竹林,在竹丛中,我们找到了被枯藤淹没的墓地。捋开厚厚的枯藤一看,张鹏翼先生在1983年撰写的墓碑还在,但椅子坟的后圈子也有部分损坏了,整个墓地看上去已经有好多年没有人来过了,一片荒凉。我与姜光树在墓地里站了很久,与那位引路的老人谈了好多话,拍了不少照片。
       
回家后,我心里很不平静,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看着旁边一些坟墓,修得很整洁,有的甚至很排场,可是刘绍宽——这位温州近代最有成就的文史学家、地方志学家、教育家,他的墓地前却异常冷清,没人来扫墓,也没人来修整被损坏了的墓地。如果不是那位老人的知情和热情,没有我与姜光树同志的固执寻找,这个墓地可能就会淹没在牧垟山上了。

张声和
   
    两年前 被列为县文保单位
   
      
如果不是声和先生不厌其烦地奔波,巧遇当年的知情者,刘先生墓或许依然在竹丛中,被枯藤淹没,后来不大可能那么顺利找到。同年2月下旬,市政协九届三次会议举行,我提出将刘绍宽墓列为文保单位的书面建议,市政协作为来信转给平阳方面,420平阳县文化广电出版局【200958号文答复,表示尽量采纳。2010914,平阳县人民政府正式发文,将刘绍宽墓公布为县第十批重点文保单位。   
     
在温州市图书馆九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包括刘绍宽先生在内的温州图书馆人惨淡经营,不懈努力,形成了可贵的籀园精神:爱国、爱乡、爱馆、爱书、爱读者。正是有鉴于此,温州市图书馆去年启动为老馆长的系列祭扫活动,去年我们祭拜了首任馆长王毓英先生和任期最长的馆长梅冷生先生,今年祭拜刘绍宽馆长,今后这项活动我们还将继续进行。
                                                      
卢礼阳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